首页新闻中心 › 明医好药君和堂(上篇•明医)

明医好药君和堂(上篇•明医)

君和堂
越传统越国际在江苏省南京市中山南路219号附近,总飘着一股浓香的中药味,寻着药味,随着人流,便走进这家古朴厚重的红木建筑,门上的对联格外引人注目:“行医务正不得欺世,做药务真不得欺客。”这就是君和堂,传统、典雅。在上海市南京西路的上海商城六层,有几间装修简约、现代的诊室,这里的患者多是行色匆匆的白领和慕名而来的外国朋友。这也是君和堂,时尚、先锋。还有个洋气的分店名字:波特曼馆。君和堂将传统中医传承和现代经营理念相融合,用中医的方法治疗疑难病症、亚健康调理、中医养生为特色的健康管理连锁服务机构。2010年创立于上海,目前在南京、上海有6家诊所。每家医馆的风格不同,但经营理念相同:“明医好药”。堂主潘学才说,离开明明白白的医生,没有好的中药材,就是去了中医服务的本质。君和堂有一支很认真、很有激情的团队,把一个中医诊所从零做起,吸引很多名医加盟。位于南京市中心的君和堂是南京市门统、门慢、门特定点单位,并且已成为40多家国际大型医疗保险公司的定点服务医疗机构;还是南京市中医药大学就业创业见习基地、安徽中医药大学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君和堂已经和正在筹建的中医专家工作室有:针药并用的蔡德亨医师团队神经系统疾病工作室、陶崑教授灸法治疗工作室、以外治法见长的丁申中医儿科工作室、以和缓轻灵为特色的姜继斌孟河医学中医妇科工作室等。资深中医名家团队、传统炮制的精品中药和个性化的健康调治方案,使君和堂成为国内成长速度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新中医品牌之一。因为君和堂的成功和创始人潘学才的个人魅力,中国领先的风险投资机构,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渐渐爱上中医,并成为国内风险投资界第一个投资中医诊所的机构投资人。“他们在创造格局,我和他们同行。”君和堂经过几年脚踏实地地努力,赢得了医生、患者、投资者的信任。堂主潘学才
投身中医的银行人“人生哪有那么多幸运,只是别人在努力,你假装没看见罢了。”傍晚6点多,潘学才风尘仆仆地从上海赶到南京,然后坐地铁到位于市中心的君和堂,开完日常例会,晚上约了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聊他资助的脑瘫小患者的近况。第二天一早6点潘学才在君和堂,楼上楼下忙,午饭时,上海打来电话说,有专家到访。随后,潘学才冒着暴雨,从南京又赶回上海。40出头的潘学才,穿着一件粉色衬衫,一个低调的名牌挎包,从不麻烦别人,地铁、火车是他常用的交通工具。他像风一样,穿梭在南京上海间。“这个人非常执着,也充满了创业激情,尤其是对中医的热爱;很多中医界的老先生都跟他关系特别好,因为他待人真诚。”与潘学才认识7年后决定给他投资的胡旭波这样评价他。潘学才从小在安徽农村长大,大学毕业后去了银行工作,期间,他又攻读了MBA,后来在上海国际医学交流中心工作时,潘学才参与策划了一个中医男科连锁诊所项目,差点获得上海交大昂立集团的投资,后因体制问题,中断了项目,那时接触了中医诊所。虽然项目没成功,但潘学才就此迷恋上了中医,并成为中医铁杆实践者。他分别去了莆田医院和绿谷集团投资的中医诊所“泰坤堂”工作,学习中医诊所的管理。那期间,潘学才认识了一大批上海的中医专家,并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2011年,潘学才在南京创办了第一家诊所,运营了4个月,就进入了良好的运营轨道。君和堂目前在上海有4家医馆,其中3家服务于国内外高端客户群体;在南京有两家医馆,医资力量雄厚,人数达百人。潘学才说:“我们希望将君和堂做成一个品牌,而不仅是做一个医馆;希望做一个事业,而不是做一个生意;希望既有传承又有创新,在服务、质量方面形成新的体系。这需要非常专业的一个团队,而品牌的基础就是诚信。”有人用金钱衡量成功,潘学才觉得,只唯名利,人生何处觅意义。经营一份事业,追求自我意志,自我成长,独立思想,这样的人生丰富而多彩。相反,如果被物质所控制,忘记精神成长,人生就会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暗淡,越来越烦躁,越来越迷茫。“如果我们不能为好医生提供平台,不能为选择我们的患者提供优质的服务,只是多了几家诊所,我们存在的意义就不大了,就没有方向可言”。“我要感谢中医,我发现了她,并且通过她,发现了自己。”曾经,潘学才是个中医门外汉,因机缘巧合,走近中医,了解中医,迷上中医,成为中医铁杆实践者。有朋友问潘学才:你最大的喜悦是什么?他说:我可以保持相对独立的思考,自由的意志,也发现了自己实现人生理想和价值的方向,这在当下的中国,无疑是奢侈的。这一点上,我要感谢中医,我发现了她,并且通过她,发现了自己。又问:最大的失落是什么?答:有很多患者朋友选择了我们,而我们是否为每一位患者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服务,是否真正帮助了每一位患者,这是需要深刻而严肃对待的问题。让患者失望,是最难过的事情。我们可以有千万个理由去辩解,但没有一条能站住脚,我应当为之忏悔。潘学才是个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人,在他的眼里,君和堂有很多不足,存在很多问题。“当最终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就可以退休啦。”看到或者听到在君和堂看病的患者康复了,潘学才会很欣慰,如果患者看病未有见效,他会感到内疚,觉得自己“犯了错误”。“中医急需被保护、被传承、被呈现。”潘学才说,我们要把真正的中医呈现给国人,乃至贡献给世界。堂内明医
认真行医的豪华阵容君和堂有自己对中医明医的评定标准。德为先,术为要,并受患者欢迎。君和堂的专家,年长者多为所在领域之翘楚;中年者为中医之脊梁;年轻者为中医新希望。“神针蔡”蔡德亨蔡德亨毕业于上海中医药大学针灸系,1984年在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工作时,发明了头排针。蔡徳亨取各派头针方法的精华,增加行针的刺激量,又化繁为简,简化头针行针步骤,经过一段时间总结实践,自创了“蔡氏头排针”。脑瘫患儿、中风后遗症患者、甚至沉睡许久的植物人,在蔡德亨的针灸和汤药治疗下,都逐渐康复,患者送给蔡医生一个雅号:“神针蔡”。他有个理想,就是能将传统医学与现代康复医学中的先进理念、先进的设备仪器相结合,使治疗技术手段更加丰富,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康复医学。国家级名老中医刘永年从事中医临床及科研工作40余年,擅长治疗萎缩性胃炎、粒细胞减少症、系统性红斑狼疮,对自身免疫性疾病及内科疑难病有独到的见解。80岁高龄,仍坚持在临床前线,对待病人永远都是温和儒雅,先生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医生需要为病人考虑。”获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优秀指导老师称号。祛痘女神孟宁40多年来,湿疹、痤疮、扁平疣……困扰无数女性许久的“面子问题”在孟宁的诊治下一一得到解决。其中,最为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就是孟宁的中医特色去痘。尤其是对于顽固性的痘痘,孟宁会用独门绝技梅花针一一除去痘痘,清理干净患处后,敷上特治的中药面膜。手法轻柔,动作灵巧,不知不觉中,治疗就完成了,让旁观的小编忍不住叫好。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为痘痘所苦的爱美女性纷纷慕名而来,一次次的治疗屡有奇效,望着光洁如初的皮肤,大家都感激的称她为“去痘女神”。不管是带状疱疹、湿疹、小儿手足口病,还是各种皮肤疾病,都在孟主任的梅花针下乖乖消失。尤其是感染性皮肤病(带状疱疹,单纯疱疹,儿童手足口病,多发性趾疣)、面部损容性皮肤病(痤疮、扁平疣、色斑等)、过敏性皮肤病三大疾病,是孟宁的拿手绝活。守护孩子们健康的丁申奶奶丁申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从事儿科临床工作近四十年,积累了大量的经验,特别是在西学中医儿科后,积累了中西医两套医疗方法运用于临床的经验。熟悉她的人都喊她丁奶奶,擅长小儿哮喘、过敏性咳嗽、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皮炎及小儿呼吸、消化道疾病,尤其擅长中药外用协同治疗儿科疾病,同时对宝宝们的疾病防治也有独特的见解。孟河费氏中医学派姜继斌从事中医工作近40年,妇科尤为著名。家学源远流长,六代从医,名医辈出,曾祖为晚清江南孟河医派四大名医之首费伯雄的大弟子,家传沿袭孟河费氏一派。姜继斌曾跟随江苏省妇科协会主任委员孙宁铨教授临床学习中医妇科5年。用药以培养灵气为宗,以和缓为主。擅用孙氏中药四期调周法治疗不孕症、月经病,以及中医药治疗慢病及养生调理、女性内分泌失调。像这样有名望的好中医,在君和堂有很多位。现在有8位国家级名中医、12位享受国务院津贴、37位省市区级名中医、66位博、硕士生导师,百余位资深中医专家定期坐诊,治疗的范围包括:内科、妇科、不孕不育、儿科、皮肤科、肿瘤、亚健康调理、运动损伤、神经系统疾病、针灸、推拿、正骨等。“就目前君和堂的专家队伍,如果组织中医教育课程,已经是超豪华的了。”这是上海市第八届政协委员、第九届政协常委、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朱邦贤对君和堂的评价。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4118ccm云顶集团 https://www.lgkongdiao-weixiu.com/?p=99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